歡迎光臨深圳同建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官網
工裝設計施工一體化服務商
全國服務熱線:
0755-82598586
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最新資訊 > 行業資訊 >

資質新政,想說愛你不容易——從資質新政看建筑行業的深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6-11-16 17:03:10    
  我理解的常態是這樣一種狀態:大面上是穩定的,基本要素變化不大的狀態。如今的建筑業尚未處于“新常態”——舊業態將逝去,新業態未確立。


  建筑行業現狀
  當前的建筑企業,面臨的是“市場疲軟、政策收緊、管理欠賬”三座大山下的生存和發展問題。緊迫要求企業進行“升級、轉型”。
 
  市場下行,低速增長。數據和感受都說明,行業衰退,已成定局。跡象從2010年開始,時滯效應正在充分釋放??赡芫謩荼阮A想的要惡劣,極具挑戰性。正可謂“暴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一直高歌猛進的增長,怎么能始終持續呢?單純從速度上看,由高速增長蛻變為低速增長甚至不增長,這是個劇烈的時期。
 
  而現在還遠遠沒有到達"新常態"。仍是處于一個舊業態轉向新業態的激烈振蕩的中間態時期。舊業態具有"高增速、大規模、多機會、低利潤、舊模式、恒盈利"的特征,有大量企業和人員涌入建筑業,及其緊密跟進上游的房地產業的狀態;而"突然"的增速下降、規??s減,伴隨市場、政策、管理的致振因素,建筑業將處于3~5年的激烈調整期,期間行業內分化激烈:一是從業企業和人員將大量退出,部分以“破產、重組、重整、入監、跳樓”等悲劇色彩呈現;二是大量的建筑業企業和人員熬煎中以期重生;三是只有少部分國、央背景企業,和產品結構較為合理,具有前瞻性提前布局分散風險且有良好信譽的民企,能夠較好地順應這一劇烈變革。對于那些認為行業洗牌正是提升業內素質,值得樂觀其成的觀點和態度,是看不到這次的變革對企業家整體的傷害和對社會的傷害的嚴重程度,缺乏高度和動蕩引起的社會成本。防止悲劇產生,減少社會成本,是業界良知和責任所在。
 
  新業態,仍未可知。猜測其特點應為"低增速、靠模式、走出去、集團化、管控力",有幾點基本可以肯定:一是需求仍不是真實的社會有效需求,而是政策、規劃、高利驅動的“引導”需求,也即難以探摸到市場化的內在需求;二是經營模式演變,但沒有那么快形成新模式;三是信息化支持精細化有長足進步,但仍然無法從粗放邁步進入精細、敏捷;四是競爭仍無法擺脫關系競爭,不僅僅慣性思維形成的方式存在,還有文化的根性,以及所形成的利益團體的操控能力;五是新工藝產生的管理變革,需要繼續研究、開發,適應,如裝配化作為工業化的核心工藝,技術可靠性、經濟性、社會接受性(轉化為有效需求)、政策配套、規范制定推行等均需要時間孕育成熟。
 
  為何“突然”市場下行?——與其說突然,其實也不盡然。“凡大事發生,必有前奏”。從2004年的材料大幅漲價波動,2008年上半年對房地產打壓,下半年則施以急救措施,2010年以降,從25%增速逐次降到2014年的10.9%,今年一定個位數,明年則可能5%左右,這就是數據,和信息。不留意或者沒有數據能力,則不能明察、明斷。那為何下行“突然”?原因之一:國際格局鎖定——IMF剛剛調低全球增長率,最大消費美國疲軟不振,歐元危機;原因之二:國內增漲無序潮涌效應、新技術顛覆思維、要素平衡鐘擺效應;原因之三:政策和管理,后續再談。所以,下行并非突然,而是“事出有因”。
 
  政策收緊,激蕩振動。羅列部分新近政策,也是我們理解行業現狀的依據?!督ㄖI企業資質管理規定》(住房城鄉建設部令22號令);《建筑業企業資質標準》(建市[2014]159號);《建筑業企業資質管理規定和資質標準實施意見》(建市[2015]20號);《外商投資建筑業企業管理規定》(建設部、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令第113號)《關于建設工程企業發生重組、合并、分立等情況資質核定有關問題的通知》(建市[2014]79號);《關于推進建設省級建筑市場監管與誠信信息一體化工作平臺若干意見的通知》(建辦市[2014]55號)。其他與建筑業企業資質審查有關的文件: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關于廢止《招用技術工種從業人員規定》的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令第26號2015年11月10日起實施),核心內容是:廢止焊工、鋼筋工、架子工、維修電工等90個職業資格。
 
  思考1:政策收緊不合時宜——自陳政高部長履新以來,住建部呈現高高喊起,無法落下的行政特點。其一:出臺政策非常之多。毛主席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公車伊始,“兩年治理、線網庫信用、營改增、換證、主體終身責任、資管辦法和標準、取消工法、專利、規范或國家獎、淡化法人資質強調個人資格”等等,以我愚見,建企的文化水平不算高,但是政策敏感性夠強,單單企業內部的幾個人學習是不夠的,研讀也是不夠的,能夠領會和融合貫穿,且認真執行,那是不容易的!
 
  思考2:政策招招致命。單挑換證來說,最為簡單。住建部說有100000多家建企,統計局說80000多家,取中位數90000家,為了換證,每家花費1000元,則耗費行業利潤9個億,特級就位,權威人士說,200億進入了黑色通道,后來驗證,果然。種種政策,成為消耗行業利潤,不是加分,一定不是好政策。再舉一例,延長工法6年到8年有效期的聲音還沒有落地,說取消了!這政策變化快如過隙之光陰。
 
  思考3:且看效果,且行。治理應當;線網庫權力需要受限,命關企業生死;營改增注定命運多舛;主體責任最后是法人責任才能落實……在寒冬時,政策收緊了。有助于行業健康發展的才是好政策。請牢記該原則。包括哪些鼓吹洗牌的專家們。(某領導發言說:政策是山雨欲來、一拖再拖、一日三變,竊以為未必是妄語!)
 
  站在理性分析和盡量理解的角度,老實不客氣地說:市場的繁榮不是發文件發出來的,在中央政策確定之后,就是行業內的人們一起齊心協力干出來的,當然也包括住建部的領導和各職能部門干部。
 
  政策好壞,有幾點標準。一是是否極大地發揮積極性,繁榮市場;二是最大限度地防止劣幣,并防止其驅逐良幣;三是持續給行業加分,不是減分。以此為標準,那些改來改去的,變化頻繁的,模糊不清的,難以執行,不能自洽的,跟各部門不協調的,不符合趨勢和社會要求的,都屬于“瞎折騰”的范圍,應當“以不作為代替亂作為”。
 
  管理欠帳,終究要還。這些年,尤其最近12年,整個國家面臨的發展大機遇,是前所未有的,基礎設施的建設毫無懸疑地處于空前發展階段,這將在建筑歷史中,會有濃重一筆。但是我們的管理,沒有經歷過工業化相適應的“科學管理”的洗禮,也沒有進行完整的管理思想的引進消化和吸收。
 
  縱觀80年代中后期開始,不斷翻新的管理理念、方法和工具,一波又一波,但是對建筑行業的管理提升是極其有限的??梢哉f我們是在邊干中邊學的一個理由,我們沒有為建筑業巨大發展機遇準備好思維、管理、操作的細致而有效的工具。因此,整個階段充滿著特色和管理啟蒙時代的特點。包括部委廳局的行業管理能力,企業的守規遵紀和科學組織實施的意識與能力。也由此有諸多管理欠賬要算、要補、要清償。管理欠賬終要還——建設行業的管理是最考驗管理者智慧、才知、體能甚至“扯皮”能力的。不過,管理終究還是既有科學性,也有藝術性的科學,有基本原理在。
 
  與其它行業積極尋找新技術、新思維,包括全球整合資源能力、價值鏈上下端延伸、互聯網技術、智能機器人等等應用相比,建設行業巨大的生產力,在"應對"換證、行動計劃、就位、超速創新、政策躲防、湊齊人數,甚至學習"新"文件中,消耗了不少!更妄言集中資源搞好經營生產工作!主要的欠賬有幾方面:
 
  一是基礎管理構建。很多企業連基本的組織建設、制度保障都沒有,憑借一股子義氣,一棒子兄弟,創建筑江湖。開會一言堂,指令一電話,財務由老婆,采購小舅子。內控混亂,計劃總結都沒有,完全是混江龍做法。更談不上戰略、品牌、文化建設。二是人才積累培養。三是技術創新投入。四是盲目樂觀環境。這樣就對戰略環境的變化不敏感,導致跟風,惡性同質競爭,忽視差異化等競爭策略的應用。
 
  資質管理政策“多變”是鬧劇
 
  資質管理作為行業管理的“五項御策”,(即:政府監管、企業資質、社會監理、招標投標、業者資格),是對企業對具有管控約束力的,也是體現主體責任的重要載體。相比其它如:政府監督(在逐步松綁)、社會監理(效果欠佳)、招標投標(形同虛設)、業者資格(尚不成熟)資質管理比較成熟、配套。因此要管好行業,抓住資質管理,是個較好的抓手。也正因為如此,資質管理的政策制定、宣貫推行、政策績效動態評估、修訂完善,要慎之又慎!既要充分體現中央讓市場配置資源的戰略導向,又要充分體現行業特點、社會狀況、業者素質、管理模式等等,貼近實際,切實可行。遺憾的是,現在給人的感受是“處于隨意而失控邊緣”。甚至有"折騰"之虞。細數理由,作為一家之言。
 
  資質管理的核心要素是什么?也即資質的規則,主要應該體現什么?個人理解,是為了保障工程產品的質量和保證產品建造的安全。我們有必要對產品首先進行分類、分級,其次對產品的質量、安全等級進行分類分級,然后適配企業的質量安全的管控能力,以達到目標。表征建筑產品(指大土木范圍)、建筑企業的核心要素的提取,就是制定資質管理規則的重要依據。當前,建筑產品以合同額、規模,遺漏了關鍵的建筑難度、創新程度、建設環境等因素,應當用建筑綜合質量安全分級、分類代替合同額等參數,參加對應建企的選擇;建筑企業,凈資產、納稅額、人員配置、工程業績、機械設備等不足以反映企業的綜合實力。原因在于:強調了硬件,忽視了軟件;強調了靜態,忽視了動態。凈資產是個動態的參數,年度一計審得到的數據。并不保證企業有足夠的現金流來保障項目的持續推進。公司的負責人和技術負責人高水平,不標志項目參建人員的高水平。
 
  關鍵在于項目管理水平,盡管公司管理水平高項目管理水平可能高,實際上,更多地對項目管理進行監管,將更好地觸及“達成目標的核心相關因素”。管理的問題,80~85%出在中層管理干部身上,工藝質量的問題,大多出在操作工人的身上,但是部分也歸咎到管理人員身上。
 
  建企的問題哪里來?建企自身有很多問題,前面特別談到的關于管理欠賬的問題,起主要的在于建筑企業自身。但是這個行業的問題,絕非如此簡單單純。就其實,很多管理問題來自于政策的不切合實際(如定性掛靠)、業主的資金不到位和額外要求、作為產業的工人(農民工為主體)未得到培養、建設環境對于各方職責的規定不夠明確(法律主體)等等。而資質管理,對于五個環節均進行著不同程度的管理,但是針對的是以施工企業為主的管理。影響最大的也是施工企業。政策、主體、環境、自身等等因素的疊加,使得建筑企業的管理異乎尋常的復雜,對建筑企業家的身心磨耗也異常巨大,這某種程度減弱了他們對管理的研究和投入。
 
  從源頭治理開始,用系統觀進行整體系統規劃設計,才有可能使全行業處于良好的“在控”狀態,盡管企業追隨市場,不需要更多的管控,只要合法,就應該任其充分發揮。而投資者,應該具有更大的決策權和決定權,至少在施工單位的選擇上。讓契約發揮更大的作用。
 
  資質困惑——其中存在問題列舉。
 
  一是余其它部委政策不一致時如何辦?首先,財政部力推營改增。筆者表達了觀點是“政策不可逆、效果不可期、企業當清醒、抓緊做準備”。住建部表達了自己的部分觀點,筆者認為深度遠遠不夠,力度遠遠不足。其次,人社部取消了在行業看來是核心的崗位的從業資格核批。前文已述。我們資質管理在強調技術工人的數量和資證。怎么辦?最后,工商注冊資本金,不采用實繳,而是認繳。我們在資質管理辦法中,采用的又是什么呢?
 
  二是工法取消,奈何奈何?1990年推行工法以來,演變成大躍進生產工法,尤其2008、2010為盛。原因在于2007年3月13日,特級總承包資質設置了:工法、專利、規范或國級獎的條件。為了符合這個條件,企業不僅妄顧自身科技創新成果的積累與基礎,甚至于連基礎管理簿弱的本質,以超"大躍進"的方式,購買成果、買通渠道等不一而足。使得工法這項原本能其一定作用的積累技術成果的方式,變成了腐敗、爭議、無法律保護的邊緣“廢紙”!技術中心圍繞著TQC、信息化、工法、規范和成果報獎,現在取消了重要的內容,難不成取消技術中心,回到“舊常態”?工法最致命的就是不受法律保護,連專利都不能好好保護,何況工法。工法的持有權確定,太過輕率,冒昧地問一句:單位大小和工法有關系么?浪費了很多人力物力,現在一張紙,一條文,取消“工法、專利、規范或國獎”,太多輕率,不慎重。
 
  三是特級數量劇增,為何為何?264家特級施工總承包資質企業,2012年3月12的258家,現在332家,360項。持續增加中(均為民間統計數據,有誤勿笑)……可以見證的一個事實是:特級的技術含量越來越低,規模越來越小,管理水平越來越X。
 
  四是下放而非取消是一種惡劣行為。擺明了是放水,而不是簡政放權。大家都知道各省都有各省的"算盤":以鼓勵企業發展為原則的。舉例來說:資質標準有“廠房”條款。"可以租賃",各省自負。這是很容易自證的,廠房這東西,整合資源的理念下,自有是重資產,租賃則是輕資產,何苦不取消,要讓各省的主管部門和企業去背負這個“構建租賃合同的原罪”呢?
 
  資質管理辦法修訂不合時機。時機不合適主要是這樣的觀點:建筑法作為上位法,是指導建筑業一切法規規章建立的基礎。修訂完善的呼聲日高,傳聞有啟動修訂程序。相較之下,下位的這些規章辦法提前修訂,有超前和脅迫之嫌。盡管建筑法出臺需要時日,但是,穩妥而積極的做法,就是不要大規模地修訂現行的資質等重要管理辦法。第二個當然是經濟不景氣時候,不做加法而做表面加法實質減法的政策制定,是被認為有雪上加霜的成分的。第三個當然是調查研究不足的時機,大家可能認為是座談了一些協會、企業和專家。要是說得絕對一點,建造師、安全員、農民工,都是應該好好大范圍地征詢實情,征求意見的。難道過分么?他們是行業的直接的參與者和實施者。
 
  行業發展期盼
 
  對行業發展的期盼,可以歸結為“重構行業管理規則、激發創新創業熱情、激勵遵法守法主體、真正市場配置資源、重塑行政管理能力”,真正做到“接到地氣、直面需求、對接市場、不離基礎”。
 
  總體對業態嚴重衰變仍缺乏認真深入研究、嚴肅細致政策評估、積極充分應對準備,"粗放"如行業現狀。行業變革!正快步展開序幕!十年后的“十五五年規劃”之時,且回頭看如今的陣痛,是值得或者不值得。
日本高清一区更新到二区,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一区第页-东京热加勒比日韩高清专区,92免费午夜福利200集精品,00人人模人人爽人人看-91超碰蝌蚪鲁一鲁久久|自拍偷区亚洲第一页|日本免费A∨片免费|欧美亚洲成